父與女

remake, 珍珠,14k yellow gold

會想要開始寫珠寶與故事的源頭其實是因為Masako-san,每回我們喝咖啡時,當我忙著巡邏桌上的甜點時她總是出其不意的從包包裡拿出一件飾品,問我說這個妳要怎麼做?在金價飛漲的時候,我會毫不思索務實的說賣掉換現金啊!如果很久你都不戴了的話…日本人一般都含蓄有禮,聽到我這麼無厘頭的反應她會看我一眼然後滑一滑她的手機,接著把手機遞給我說這幾個款式怎麼樣…

愛打扮也會打扮的她是個念舊的人,把掉鑽的婚戒拿來修(嗯…這不是念舊,是宣示主權的必要之舉),多年前在巴黎路邊小店買的水晶戒指硬要我替她修好,在希臘觀光客專賣店買的K金手環重新拋光整理,當然囉!她說這是好友是珠寶設計師的好處,我只能使命必達。

探討文化差異也是我們兩人常談的主題,我總愛取笑她說日本人出於禮貌卻常流於心口不一,到巷口倒個垃圾也得化妝,她不賞我白眼但會正經的跟我說日本女生到老都要美美的;不過她也會自嘲日本人很愛珍珠,婚喪喜慶終年常用,即使在一身黑的喪禮上日本人一眼看到你的珍珠項鍊馬上就能看出品質與價值,逗得我哈哈大笑。

某個星期二下午,我們又照例來杯咖啡加甜點配八卦,她拿出了一個顯得很有年代感的珍珠戒指,珍珠尺寸不算大但是珠皮閃耀著光澤讓陳舊的K金戒更顯得過氣了。"我想要戴這個爸爸買給我的珍珠戒指,但又不想戴這個舊款式樣,妳替我想一下設計?"她隔著桌子對我這樣說。她提起父親的神情充滿了想念與落寞,周圍的空氣頓時停止流動,我感到有點壓力,彷彿她的教授父親盯著我們等著我回答。我知道她跟他的父親感情特別好,我們聊天時她也經常提起父母親,從小就是備受疼愛的么女,許多珠寶都是她父親買給她的,多次的海外旅行也都是家族一起同行。

舊珠寶翻新重作不是困難的事,但是要延續舊的人事物的情緒注入新的設計裡是有點難度,再加上沒有指定設計款式,總不能鑲上一圈鑽了事,她要的不是華麗或貴重。我決定把一些她與父母的元素放在這個新戒指上,小花瓣圖案是之前她母親買給她的一個項鍊,我拿來沿用。圍繞在旁四片不多不少的花瓣代表著她現在的家庭成員,兩片簍空兩片花瓣鑲滿碎鑽簇擁著中間花台上的珍珠,既華麗又不搶走珍珠的風采。最後我還跟她要了她父親的親筆簽名刻在戒指內側,就這樣一只充滿許多家族意義的新戒指再幾個禮拜後重生,她看到內側的父親簽名直呼驚喜,久久地一直盯著簽名。她當場戴上戒指時喜悅的表情,我都覺得她父親也露出了笑顏,我一瞬起了雞皮疙瘩。

我當然很高興這只新戒指得到主人的喜愛,當年她父親親自為她挑選的珍珠在這麼多年後能以新面貌再度被配戴被讚美,只能說這顆珍珠獲得了新的靈魂注入又活了過來。

我又想到了鬼滅之刃的守護與羈絆。

Masako-san替這只戒指寫了篇短文,以下節錄部分原文:

父に連れて行ってもらった伊勢半島の旅で、立寄った真珠の専門店。「思い出にね」と、父が選んでくれた一粒のパールの指輪。「次に真珠を求めるになるときは、この指輪と見比べてみてくださいね」そういって、主人は真珠を丁寧に小箱に収めました。

リングの内側に懐かしい父と筆跡で刻んでもらった父のサインを認めたとき、今更ながらに父の愛に包まれた気持ちになりました。指先を見つめるたびに、大好きな父のことを思う、世界に一つの私の宝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